添加【金融之家】为好友

扫描二维码

或添加QQ 【724996599】成为为好友

满足以下场景,获得更高通过率:

1. 新融资求报道

2. 新公司求报道

3. 新产品求报道

4. 金融新闻爆料

我知道了

如有投稿需求,请发邮件至 tougao@jrzj.com

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北京
藏在美人计背后的新三板原始股暴富骗局_新三板_金融之家

藏在美人计背后的新三板原始股暴富骗局

来源:新京报 陈奕凯

2017-11-13 10:26:52 

4k7x599k.jpg

“贪字头上一把刀”。

福建泉州的徐晶醒悟时,他东拼西凑来的近50万元变成数万股卖不动的股票,“沉睡”在新三板账户里。

去年底以来,有不法分子低价从新三板挂牌企业受让股份后,以“即将转板上市、升值空间大”为由,诱骗投资者高价买入这些新三板股票,获利达10倍。

其间,更有“美女、帅哥”业务员利用微信或相亲网站,添加投资者为好友,经过长时间的“感情培养”后,一步步将投资者带入预先设好的陷阱。一旦得手,这些“美女帅哥”便消失不见。

投资者最后才发现,这些“即将转板”的新三板企业根本不具备转板条件。由于交易真实、账户真实,警方也不会以诈骗立案。

今年6月,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宣判了一起类似案件,该案涉案金额达4348.8万元,12名被告人以犯非法经营罪获刑。

▲视频丨“美人计”诱人购买新三板“原始股”,得手4000万后消失。 新京报动新闻出品(ID:xjbdxw)

━━━━━

“白富美”的诱惑

6月25日,福建泉州的徐晶在天涯论坛写下一篇8000多字的长文,揭露“新三板原始股认购大骗局”。

文章从他半年前认识的一名“白富美”写起。

2016年12月2日,徐晶的微信通过了一个美女加好友申请,对方自称段爽。加好友后,对方突然说加错人了。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徐晶说他看过段爽的朋友圈,发现对方隔三岔五会发一些漂亮的自拍照,俨然一位年轻女白领。尽管不认识,他也没太在意,未将其删除。

之后,段爽不时主动找徐晶聊天,文学、音乐、电影、慈善,聊的都是徐晶经常在朋友圈发表的话题。

“她会说带父母去体检,表现得很孝顺;晚上10点就睡觉,作息规律,同时也主动关心我,嘘寒问暖。她知道我爱好文学、音乐、电影,就经常跟我谈这个。”徐晶说,段爽把自己塑造成正能量的女人,随着聊天的深入,他对段爽有了更多好感。

有一次段爽给徐晶发照片,展示她的奔驰汽车,还说想换一辆玛莎拉蒂。

面对徐晶的疑惑,段爽说,她在一家扶持新三板上市的公司当总监助理,认购了20万元的新三板原始股,后来翻了10倍,成了200万,于是买了车、付了房子首付。

段爽还特别强调因为父亲和公司总监是战友,才有机会购买到新三板原始股。

今年3月,段爽告诉徐晶又有新三板企业要转板上市,股价最少翻五六倍,她向家里要了200万认购,让徐晶也加入他们。

“她说等赚了钱,让我带她去吃好吃的,带她去旅游,还约定一起拿出一定比例的钱做公益。”徐晶说,他尽管也有些怀疑,但看到她说赚到钱去做公益,也就没有拒绝。

新三板开户的条件之一是,投资者本人名下前一交易日日终证券类资产市值500万元人民币以上。

“我没有新三板账户,也不可能有500万。”徐晶说,段爽提出可以帮忙找人垫资开户。也就是别人先垫500万元帮着开户,开完户这笔钱再抽走。资金一进一出,垫资方要收取1.6万元费用。

按照段爽提供的垫资方卡号,徐晶将1.6万元垫资费用汇款给一个叫“郑冬冬”的人。之后在泉州的大同证券开了新三板账户。

4月19日,徐晶筹到了买原始股的钱,按照段爽的指示打开大同证券客户端,查找“全国股转系统”,以“协议互报成交买入”的方式交易。段爽让徐晶输入“股东号0194221000”、“席位号723200 价格11.7元”,“股数4.2万”、“约定号123698”,交易成功。徐晶投入了49.14万元。

微信图片_201711131020261.png

▲“美女”业务员在微信上一步一步地指导投资者购买新三板股票,股东号为同一人。

直到此时,徐晶才知道他买入的这只股票叫利伟生物(股权代码836185)。

段爽告诉他,这是一家国家创新性的医药企业,实力雄厚,预计今年八九月份上市。

徐晶此前有炒股经验,他查询了河南利伟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相关信息,发现该公司于2016年4月14日挂牌新三板,当年就亏损,不可能8月份就能转板上市。

徐晶还在网上搜到“美女加微信 新三板原始股骗局”的帖子,回帖中许多网友讲述的受骗经过和他经历的一样。

他找段爽核实,对方一直称转板肯定没问题,让他放心。到后来,段爽不再回答徐晶的任何问题,还将其拉黑。

微信图片_201711131020263.png

▲交易成功之后,段爽等人以车祸、亲人重病等理由不再与受骗者联系。手机页面截图  

━━━━━

7人被诱骗近460万元买股

徐晶遭遇的骗局同时在各地上演。今年9月,包括徐晶在内,新京报记者核实到7人遭遇同一手法,被诱骗买入利伟生物的新三板股票。少的投入11.2万元,最多的一人投入149.5万元。

2月28日,杭州的邱侠以每股11.2元价格,买入1万股,共11.2万元。

3月16日,北京的郭忠华以每股11元价格,买入6.8万股,共74.8万元。

4月7日,天津的张明辉以11.03元价格,买入5.4万股,共59.562万元。

4月19日,福建的徐晶以每股11.7元价格,买入4.2万股,共49.14万元。

4月27日,上海的薛莹以每股11元价格,买入4.4万股,共48.4万元。

5月5日,青岛的冯丽娟以每股11元价格,买入5.5万股;5月8日,又以每股7.8元价格,买入0.8万股,合计66.74万元。

5月11日,河北的赵栋以每股11.5元的价格,买入13万股,共149.5万元。

这7人买入利伟生物的股票合计40.3万股,投入资金近460万元。

微信图片_201711131020264.png

▲今年4月,一名投资者在“美女”业务员的指导下,输入股东号、席位号、价格、股数和约定号,成功购买了4.2万股利伟生物股票。

其中5位男士,均是在微信上被陌生美女以“不小心蹭到你的车”、“加朋友时加错人了”等借口搭讪,经过几个月时间的聊天培养感情,最终骗得认购。

另外2位女士,则是在婚恋网站上认识帅哥,接着被相似的手段诱骗认购。

所有投资者均没有见过这些“美女、帅哥”。在认购之后的一段时间还蒙在鼓里,直到对方不再主动聊天,以出国学习、父亲过世等借口脱身后,方才醒悟。

今年7月17日,河南利伟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澄清公告称,网络传闻公司即将IPO、转板创业板的消息不属实。

8月28日,利伟生物公司发布致投资者的一封信,再次声明利伟生物暂时没有IPO、转板、上市的计划,也从未发布IPO、转板、上市的消息。

这两份声明打破了投资者的最后一丝幻想。他们开始把手中的股票挂牌出售,但一连几十个交易日没有任何成交。

目前,新三板市场流动性较差,尽管新三板企业数量与日俱增,但质量良莠不齐。今年以来只有10多家新三板公司实现转板。

“新三板企业上市不会比普通企业上市更容易,在所有新三板企业中,有条件上市的占比不到10%。”安信证券中小企业融资部高级业务副总裁张玉峰介绍,企业上市需要门槛,比如年净利润需要达到3000万。不法分子推销给投资者的利伟生物新三板股票,企业年净利润为负,以业绩增长分析,企业短时间内上市的可能性很小。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日升最近接触了多起有关新三板原始股陷阱的案例,根据受害者的描述,作案人群基本是通过“附近的人”、“摇一摇”和“微信群”寻找猎物,前期培养信任,后期以“转板IPO”为诱饵推荐新三板股票。

林日升说,新三板的交易规则不同于A股市场,普通股民了解新三板股票的机会也少,可能会以投资A股市场形成的固有思维和知识去理解新三板市场。作案人群利用这一点,对“转板IPO”和“股价趋势”进行片面解读,很容易诱惑投资者。

━━━━━

不法分子获利或超4000万元

在7名投资者购入利伟生物原始股过程中,一个“0194221000”的股东账号频繁出现。除张明辉以外,其余6人都与该股东账号直接进行了交易。

该股东账号的开户人为毕刘保。

利伟生物发布的公开信息显示,去年12月,毕刘保突然增持利伟生物的股票,一举成为利伟生物第三大股东。接着在半年时间内不断减持,直至全部抛售。

微信图片_201711131020265.png

▲去年12月,毕刘保的账户购入利伟生物4001000股,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毕刘保与利伟生物之间的联系,最早见于利伟生物2016年12月5日发布的《股份交易异常波动公告》。

公告称,2016年12月5日公司股票以1元/股的价格成交400万股,以20元/股的价格成交1000股。经核查,公司控股股东薛家禄在本次股票异常波动期间共计转让公司股份4001000股,转让给毕刘保,转让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化。

2016年12月6日,利伟生物公布的权益变动报告书(增持)显示,增持前毕刘保持有公司股份合计0股,持股比例为0%;增持后毕刘保持有公司股份合计4001000股,持股比例为10%。此次交易之后,毕刘保位列利伟生物第三大股东。

2016年12月13日,利伟生物公布的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12月12日,毕刘保以协议转让方式减持利伟生物股份3000股。

记者查询交易异动公开信息发现,这笔3000股的交易是毕刘保以每股11.8元的价格转让给名为秦红艳的人。

投资者张明辉称,他购买的5.4万股利伟生物股票就来自秦红艳的账户。

之后,毕刘保不断减持。2017年利伟生物半年报显示,十大股东中已没有毕刘保的名字。利伟生物的委托律师张宝伟告诉新京报记者,毕刘保已不再持有利伟生物的股票。

即半年间,毕刘保抛售了400万股利伟生物股票。按投资者普遍以11元左右的成交价格计算,这400万股卖价可能超过4400万,溢价10倍。

━━━━━

新三板开户人称账户早已卖掉

当投资者将调查重点锁定毕刘保时,事情又出现了转折。

“我说过很多次了,我没有骗人买原始股。”10月8日,毕刘保接受新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重复了此前向几名投资者陈述过的观点。

“账户是我之前在网上找人开的,后来我不想用了,就转出去了。”毕刘保说,去年7月他找人代办了新三板股票账户,约3个月后把账户转手给他人,此后再没有操作过这个账户。

他说,之前在股票交流群有一名网友经常推荐股票、讲解投资知识,经过一段时间私聊,才知道这人可以代办新三板账户。

微信图片_201711131020266.png

▲“美女”业务员在微信上一步一步地指导投资者购买新三板股票,股东号为同一人。

“我想着新三板是新事物,开个户说不定以后能做。”毕刘保委托这名网友开了新三板账户,事成之后通过微信转给对方3万元服务费。

开通账户后,毕刘保说他并未使用,去年10月,他不看好新三板投资,想把账户转手卖出,他再次找到之前的网友。

两人约定在北京某个地铁站见面,转手价格为2万元,现金交易。毕刘保把账号密码以及关联的银行卡等一整套资料交给了对方。

回忆那名男子的外貌,毕刘保说,对方是个年轻人、大众脸,听不出口音,穿一身休闲西服。

交易后,毕刘保称把那名网友的微信号、QQ号全部删除,当时聊天的QQ群也找不到了。他并不知道那名网友把自己的新三板股票账户卖给谁,用作什么用途。

对于毕刘保的说辞,徐晶等投资者并不相信。但利伟生物公司印证了毕刘保没有操作自己交易账户的说法。

该公司代理律师张宝伟提供的情况说明显示,2016年11月28日左右,一名自称姓高的经理打电话给利伟生物董事长薛家禄说:想来公司看看,想买利伟生物的股票。高姓经理到利伟生物了解情况后说还要到武汉再看一家企业。第二天下午,高姓经理又打电话给薛家禄说:武汉的项目没谈成,很想投利伟生物这种行业,约薛家禄在郑州东站附近再次见面,初步商定转让400万股。

2016年12月,高姓经理提供毕刘保的相关信息,称其为受让人。薛家禄当时询问过为什么用毕刘保的身份,高姓经理解释说毕刘保是其合伙人、有新三板合格投资人账户。于是,薛家禄与毕刘保的账户交割了股份。

情况说明还称,薛家禄与毕刘保无关联亲属关系,也一直都未见面。

根据调查的结果,徐晶表示,该骗局应该是一个团伙作案,且分工明确。

去年7月,毕刘保找人代办了新三板股票账户,10月将账户卖出。同年12月,一高姓男子以毕刘保卖出的账户,向利伟生物董事长薛家禄购买400万股新三板原始股。

高姓男子掌握的“毕刘保”账户因此番操作,成为利伟生物第三大股东。

7天后,毕刘保的账户将3000股转让给秦红艳,就此拉开了不断减持的序幕。

此后半年,毕刘保账户里的400万股利伟生物股票被全部转让。

此间,一些业务员开始寻找“散货”目标,通过添加微信或相亲网站认识为名,诱骗投资者一步步踏入预先设好的陷阱,以高价从毕刘保账户购得利伟生物原始股。之后,这些美女帅哥消失。

━━━━━

取证难 警方难以诈骗立案

在发现被骗后,徐晶等人开始了维权,但至今未收到明确的处理结果。

他们说,曾向居住地及利伟生物所在地的公安机关报案,但是均未予立案。理由是投资者确实购入了利伟生物的股票,不构成诈骗。

徐晶也承认,由于账户真实、交易真实,且交易全是投资者自己操作,很难有太多实质证据。

“取证非常难。我人在青岛,但开户行在温州,只知道骗子在北京。”青岛的投资者冯丽娟不得不多次往返青岛、温州、北京和河南等地收集证据,但收效甚微,“目前各方给我们的答复是建议走民事诉讼的途径,没有太好的办法。”

这些投资者到最后发现,除了自己新三板账户多出的那些卖不动的股票,他们对于行骗团伙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

就连与他们聊了几个月的“美女、帅哥”,也不知道对方真实姓名、公司地址等基本信息。仅有的信息也只有一些大概,比如“朝阳区旺座中心”,至于具体地址和公司名,也不清楚。

按照投资者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尝试联系段爽等人,多数人的手机已关机,添加其微信和QQ也未通过。

只有诱骗投资者赵栋的“宋菲”电话尚能打通。9月22日,记者以送快递的名义致电“宋菲”,她称已经从原先的地址朝阳区旺座中心搬出,目前住在丰台区。

徐晶说,聊天中段爽也曾透露其公司地址在朝阳区旺座中心。他曾来北京到旺座中心寻找段爽及其公司,未果。

9月25日,新京报记者来到旺座中心,因缺少详细地址和公司名称,无法找到段爽所在的公司。根据段爽此前在朋友圈展示过的办公图片,记者找到几个比较相似的位置,但敲门无人应答。记者在大厦待了一天,也没见到与段爽样貌相似的人出现。

一名大厦保安称,楼内有很多小公司,对于公司动向他们也不掌握。

投资者也曾向全国中小企业股转系统反映情况。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股转系统只是一个股票的交易场所,尤其协议交易是双方达成协议之后进行的,系统没法查证有没有欺诈才达成协议。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日升认为,诈骗罪在客观上表现为使用欺诈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在类似案件中,如果投资者购买的新三板股票确实登记在其名下,将作案人群以诈骗罪定罪的难度较大。由于作案人群通常不具有推销股票的业务资质,因此,可以考虑将作案人群以非法经营罪定罪。

事实上,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已有先例。

今年6月23日,全国首例非法经营“新三板”股票案在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宣判,12名被告人未经国家主管部门批准,向投资者分析、预测并推荐、销售“新三板”股票,构成非法经营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至1年,缓刑1年至3年,并处罚金5万元至50万元。

此案中,被告人控制多个新三板股票账户,从相关新三板挂牌企业原始股东处低价受让股份或通过定增方式取得股份,指使下辖公司、代理销售公司和个体销售人员,利用网站、微信、微博、QQ等公开招揽客户,宣称相关新三板股票即将转板上市、升值空间大,诱骗投资者,甚至为大部分投资者垫资开通新三板交易权限。由于相关新三板股票交易采用协议转让方式,交投并不活跃,股价易被控制,被告人便通过内部转让方式将相关股票价格抬高,再诱使投资者高价买入赚取价差。总涉案犯罪交易金额达4348.8万元。

这起判决让徐晶等人看到了希望。但能不能最终抓到人拿回钱,谁也说不准。

青岛的冯丽娟查出心脏病,被告知急需手术,因凑不够治疗费,只能靠吃药维持基础治疗。

河北的赵栋每个月要还两三万贷款,白天不敢开手机怕被催债。他同时打三份工,不敢让家里知道。

杭州的邱侠小两口为了这事正在闹离婚。

徐晶说,希望他们的经历能给他人一个警示,“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贪字头上一把刀。”

(徐晶、邱侠、郭忠华、张明辉、薛莹、冯丽娟、赵栋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 金融之家-JRZJ.COM刊发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责任编辑:汪伟

发表我的评论 共有0条评论
表情|还可以输入 500
全部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